“我爸爸是李刚”这话即使是现在不说,以后也会说出来的,总有一天它会面世,可能是张刚王刚赵刚等等,总之,爸爸是个官,而且是有实权的。其实,所 谓的权力膨胀还是略有水分的。在中国,权力这词一直未曾消停过,只是以前的时候隐藏的深,一般大众也不太去关注,或者刻意与其保持着距离,对权力的认识也 就淡了很多。
今天,随着社会问题的越来越多,人们开始寻找发泄的渠道,权力便成了最直接的对象。而与权力相关的一切人群也就成为攻击的目标。这并没有错,毕竟中国的多数问题都能够从权力上找到答案,“我爸爸是李刚”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可是,“我爸爸是李刚”的话语的出现与普通民众并非没有关系。批判李刚父子及权力问题的文章多到了数不清的地步,我也没有更深的高见,也就略过此处,并非 本人不批判,而是大家把能说的话基本都说遍了,也就不再去重复。这里只讲讲一点,“我爸爸是李刚”与我们自己的关系。
古语有云“养虎为患”,其实在当前这个语境下讲的就是权力的养成问题。谈多了如何去批判,就忘记了这些人都是从我们当中走出去的。不管他们此前的身世是如 何的显赫,在上升为权力执行者的时候,他们多数时候与我们并无多大区别。这就是与我们有关的地方了。整个社会对权力的顶礼膜拜与趋之若鹜使得权力失衡成为 了不可避免的必然。反过来,对权力的膨胀的批判也就显得没有了多大的意义。批判可以,但没有有效的建议与制度上的思考,遇积极的一面就变得小之又小,最后 成为发泄情绪的鸡肋。
我们讲法制的缺失,讲法律的不公,讲权力的嚣张等等,都有着我们的责任。做为人民,面对着强大的政府权力的时候,个人就显得极为弱小,但如果联合起来,那么群众的力量就显然使得再强大的政府机器都不敢掉以轻心。
我们之所以只敢于在私下里对权力进行放肆的批判说明了人们在内心里对权力的恐惧,以及当真的面对权力的侵袭的时候立场的不坚定的必然性。当权力落到自己手 里的时候,又会没有任何改变地转变为被自己批判的一方,然后行使着被自己批判的行为。似乎这台转动的机器已经左右了人们的思想,而不是人们的思想左右着这 台机器。
那么,在这个意义上去谈论权力已经显得没有了任何意义。每个人都希望着权力能够为自己服务,也希望着政治的清明,却没有人愿意为此而付出什么。只想得到回 报,而不想付出代价,这是不可能的。当我们不负责任的放任政府肆意地践踏法律与正义的时候,我们的权利也就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被容易侵犯,从而,我们也 在品尝着我们放任政府的苦果。
政府的建立是需要为民众服务的,但没有有效的监督,政府这个庞然大物必定会找准一切机会反咬一口。要靠政府在权力上自控这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当没有丝毫约束的权力在手的时候,每个人都可能会头脑发热而无所顾忌,政府更是如此。
既然权力的受益一方是政府,那么,期望着它能够在受益之后再进行自我约束就显得更不合情理。这个时候,需要的是民众的联合,来限制政府权力的无限扩大,也就是限制体现到个人身上的公务人员的权力的扩大。
只有这样,来谈批判才显得有意义。批判不能仅显现在文字上面,也不能仅是像黑社会一样不能见光。要走到阳光下,勇敢地站出来。这些话的说出,我心里也是没有底气,因为,我也是那些只敢站在黑暗里,不敢站到阳光下的人。
我希望在将来的某一天,我可以勇敢地站出来,与众多的中国人一起去反抗那个侵犯我们权利的政府及权力的代表们。

出处:http://my1510.cn/article.php?id=dfe8c7cc34fa6595